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工作离家很远,十一长假是难得回家的假期,今天中午家里特地给我做炸丸子吃,满满的悼念的家的味道。晚上从电视里听到这首虫儿飞,不知道是">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工作离家很远,十一长假是难得回家的假期,今天中午家里特地给我做炸丸子吃,满满的悼念的家的味道。晚上从电视里听到这首虫儿飞,不知道是" />

肉馅炸丸子虫儿飞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

工作离家很远,十一长假是难得回家的假期,今天中午家里特地给我做炸丸子吃,满满的悼念的家的味道。晚上从电视里听到这首虫儿飞,不知道是什么电视剧里那两个孩子手拉手唱着虫儿飞,往前走着,只留给我稚嫩的背影。突然回忆起我的童年,和童年时的炸丸子。

炸丸子,先从一小盘剁碎的肉馅开端,放上葱末、姜末,鸡精,撒上淀粉,再打上一对明眸皓齿的鸡蛋,看着那亮晶晶的蛋清从肉馅四周蔓延,像镀银般立即光荣夺目起来。然后就是力量活了,拿来一双筷子,顺着“丝儿”或顺时针或逆时针,可着劲儿认准一个方向搅拌,备上一碗清水,边搅边加,叫做“上劲”,好似要把你给筷子的那股劲一股脑的传到肉馅里去一般,直到肉馅饱饱地吃满了水,软趴趴黏糊糊的摊在盆底,肉馅就做好了。

然后打开液化气罐的阀门,咔嚓一声点火,听着刚洗净的锅里的刺啦刺啦声,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冒出口水了。锅热了以后,倒上黄澄澄晶晶亮的豆油,看着它慢慢的不安分的翻滚,扭动着腰肢,心境也越发冲动起来。待到油也热透,左手抓一把肉馅,从虎口一挤,肉馅就变成圆溜溜的模样,右手拿起浸湿的陶瓷勺子,那么一舀,然后顺着锅边让它慢慢的滚到锅底,噼里啪啦响作一团。就这么一个一个,直到满满的摆上一锅,停下手来,满心欢乐的等候。泡沫瀑布一般从中间涌到油的边沿,然后膨地炸裂,诱人的香气一涌而出,勾的那股馋劲儿快要摆脱身材似的。好不容易耐着性子,等到丸子由白里透红变得金黄,盛入盘中,迫不及待的夹一个入口,虽然烫的龇牙咧嘴,还是舍不得松口。吃完一个又会心犹未尽的将手伸向下一个,就会被啪的一声拍开手,端走盘子,“急什么,上桌再吃”,于是悻悻的回去在桌上坐好,等着一场盛宴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