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歌手的表示上,汪峰竟然玩起了rap;腾格尔的《悼念战友》柔中带刚;KZ则离淘汰已经只有一步之遥;而踢馆歌手霍尊一亮相就已经让人惊叹不已(造型太棒了)。

老规则以上的这些我们今天都不聊,今天想跟大家聊的是华晨宇翻唱了陈粒的成名作《易燃易爆炸》,而这还是一首临时改演的歌曲,因为原曲的作词人之一尚梦迪在上月英年早逝。

《易燃易爆炸》作词人之一尚梦迪

这不是华晨宇第一次翻唱《易燃易爆炸》,在2016年的《天籁之战》上,当时华晨宇翻唱的这首歌就让我忍不住点了个星标珍藏——虽然在因版权下架之前,我也没有再听过第二遍。

华晨宇翻唱过的歌很多,斟酌到他这几年频繁出席各种综艺节目,甚至在他的歌曲热点播放列表里,排在前面都是一些翻唱作品,而我却独独对这首《易燃易爆炸》有感想,大概是因为在这首歌的背后,我听到了两个同样错位的歌手在某种水平上的惺惺相惜吧。

如果要拿华晨宇和陈粒放在一起对照的话,我第一个能让想到的词语大概是中性美。

和很多人一样,我最初对华晨宇留下深入的印象,是在他初出茅庐的那一届《快活男声》上,他翻唱了张国荣的《我》,当他用对着椅子唱歌的这种奇特演绎方法来诠释这首歌的时候,大概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被他折服了。

如果说翻唱张国荣只是一个开端的话,那么如今的华晨宇中性美较之当年可以说有过之而不及。

在《摇滚歌手华晨宇?他只是善于唱“爽歌”》这期推文中,我说华晨宇的妆容已经精巧得如同木偶,这倒不算负面评价,因为就算华晨宇没有被包装成鹿晗那样我见犹怜的形象(甚至有人会把鹿晗认成女明星),但从中性美的角度,如今的华晨宇我得说真的很好看。

至于陈粒呢,曾经她与祝星的高调情感让她成了“公民老公”,不管你是对这段情感故事了然于胸的圈内人;还是只听过《祝星》那首歌,或者《你猖狂画画, 我就在你身后弹吉他》那首曲子的普通乐迷,中性始终是陈粒身上一个显眼的标签。

即使之后因为出轨了男生,让这段故事遗失了一些梦幻感,但当你看到陈粒那张英气十足的脸,你依然会感慨,能做到男女通杀更是一种了不起的本领。

现在也许没有那么多人高调地把陈粒叫“老公”了,但是我信任在很多人的心里她依然是。

陈粒被叫做“老公”,当然不仅仅只是性取向的问题,而是只要你去看过一次陈粒的现场,你就真的很难不被她圈粉。

她会在舞台上跟你聊天,会关怀你被下雨淋湿,会问你冷不冷。

或许做为音乐节常客,而且大部分看过的演出都是摇滚现场的我并没有见识过太多“暖男暖女”型的艺人,但几年之后,我已经不太记得陈粒唱了什么歌,或者唱得怎么样了,甚至我都不太记得那毕竟是哪一次音乐节——但我却明白的记得她的嘘寒问暖让台下响起了不停的尖叫。

这是陈粒讨巧的一面;而华晨宇也同样是一个很讨人爱好的歌手。

你看,他从来没有茂盛的求胜欲,他身上也完整没有一点攻击性,或者年青男性会有的那种荷尔蒙的毛躁感。他就像一个未成年的邻家小弟弟,听到别人唱歌好听,他情不自禁的跳起来;老先辈汪峰来请教他,他既没有普通人那种受宠若惊的庸俗,也没有故弄精深的架子。

这不是你能有多爱好华晨宇的问题,而是你压根就没措施讨厌他,因为他太“无害”了,太“纯良”了,就像个没心没肺的少年。

但同时,无论华晨宇还是陈粒,他们本身又都是错位的。

在《摇滚歌手华晨宇?他只是善于唱“爽歌”》一文中,我说华晨宇是个有摇滚审美的歌手,你或许会对此有疑问,但是当你看着他必定要在现场部署一个踏脚的音箱,你会没来由的感到他多半没少看过林肯公园的现场,因此从查斯特·贝宁顿那里学来了这一招。

而他玩麦克架的姿态,也像极了当年的史蒂芬·泰勒或者弗雷迪·莫库里。你能轻易的从华晨宇的音乐和台风中找出一万种摇滚乐的痕迹,但偏偏不玩摇滚乐。

他甚至玩的都不是某种类型音乐,他有的就只有一锅大杂烩。你可以说华晨宇玩摇滚、说唱、风行都不错,但同一句话的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他却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2016年,第八届迷笛奖把最佳年度摇滚女歌手颁给了陈粒,当年我也把她的那张《如也》选进了我的年度十大摇滚专辑。

很多摇滚乐迷至今依然抵牾陈粒的音乐(虽然我不太断定他们是不是真的听过多少陈粒的歌),但他们大概不知道在被贴着的“民谣歌手”标签底下,陈粒其实从来都没有转变过独立音乐的核,从始至终都没有。

那几年是国内的民谣大热时代,所以有一个比拟无奈的现象是所有用到原声吉他的音乐都被一股脑地装进了民谣的筐里。当然他们中有的人是自动的,也有的人是被动的,而陈粒显然应当属于后者。

究竟从担负幻想家乐队主唱时代,你去听一听《贵阳》和《FUCK THE REST》;到去年那张让人刮目相看的现场专辑《在蓬莱》;再到这周才新颖出炉的《在常玉的房间》,你会发明其实陈粒的音乐内核从来都没有变过,而“民谣”这标签,大概一半要归咎于《如也》的制造人,一半要归咎于穷。

最后,正如《易燃易爆炸》这首歌所唱的都是抵触一样,这首歌的两个演唱者本身也都是足够拧巴的人。

一个爱好独立音乐的女主唱,却被打上了“民谣”的标签;终于等民谣热过去了,她的经纪人又试图把她打造成一个vocal系的主流歌手,完整不顾陈粒的唱功毕竟如何。

当年《中国好歌曲》邀请陈粒的时候,她谢绝被节目包装成小清爽歌手,于是干脆废弃了成名机遇,她说“更愿意舒舒畅服地做自己”;但几年之后,她却在《快活男声》上做了个所谓的“音乐号召师”,在左右互搏之间收获了如潮水般的差评。

陈粒在《快活男声》上

至于华晨宇,大概在2013年他唱“我就是我,是色彩不一样的烟火”时,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走上卖人设,打造流量明星的途径吧。

当每一期的《歌手》都必定要露出几个华晨宇在吃东西的镜头,当他接过由节目组精心筹备的贴了援助商标识的一包薯片时,我不知道他心里作何感触。

如果你细心听了这首《易燃易爆炸》,你会发明这首歌的歌词已经被“协调”得面目全非,“轻浮又下流”成了“轻狂又随意”;“杀人不眨眼”成了“冷面不眨眼”;“为我撩人”成了“为我醉人”;“与我私奔”成了“与我出奔”。

在这修改之间,原曲的灵气已流失大半,而更让人感到讥讽的是,临时改演这首歌,原来就是为了纪念早逝的作词者,成果演出上却对歌词做如此多修改,这算是哪门子的“纪念”呢?

黄贯中在《我是歌手》上用胶带缠住纹身

或许你可以责备电视媒体审查太过严厉,但是我看过当年黄贯中同样在《歌手》上,因为不能露出纹身,所以他就是用胶带把自己手臂缠起来;而苦楚的信仰登上《中国之星》,高虎竟然还穿了一件“我是你爸爸”的T恤。

或许与陈粒和华晨宇相比,黄贯中和高虎都还保留了足够的棱角吧。

往期浏览

第零期

汪峰领衔《歌手2018》:中国摇滚新教父的加冕礼?

第一期

校园民谣的后来:李丰溢《歌手》

第二期

赵雷的《阿刁》,张韶涵唱成了自己

第三期

学校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第四期

摇滚歌手华晨宇?他只是善于唱“爽歌”

第五期

KZ,改编也要讲基础法啊

第六期

当结石姐在《紫雨》里弹起空气吉他

第七期

腾格尔让我想起西北风和崔健的《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