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女巫贝尔女巫:一个美国官方并不承认的“灵异事件”

在公元1800年初期,约翰·贝尔和他的家人从北卡罗南纳州移民到田纳西州罗伯逊县的红河河岸边。贝尔的房子,1894年《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以下相似作风插图都出自此书)在这里他买了许多地,可说是在当地的地主之一,同时他也是红河教堂的长老。在他经营这块地时,他的三个小孩,贝茜(1806年生)、理查德(1811年生)、乔(1813年生)接连诞生。时值1818年,贝尔在耕田时见到一个兔头狗身的可怕不著名动物,他捡起石头打中了它,但当他要走近看时,这动物突然消散了;几天后贝尔跟两个儿子一起看见橡树高处有只怪鸟,贝尔瞄准怪鸟也开了一枪,它似乎掉了下来,但两个儿子跑到树下时,仍然什么也没有找到。接下来就产生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首先他们半夜都会听到室外传来尖叫声,当他跟他的儿子出去看时,没见到任何人,就算沿着声音走过去,也还是无法找到起源。接着他们半夜会听到老鼠跑动的声音。再过一阵子,他的小孩在睡觉时,被子与枕头会无故地被扯了开来。更可怕的是,约翰常听见一个老女人在他耳边轻轻哼唱的声音。接下来,他女儿贝茜开端受到莫名的攻击,如头发无故被拉扯,甚至全身都有无数的手印。约翰·贝尔的女儿贝茜·贝尔,即伊丽莎白·贝尔约翰将此事告知他的好友詹姆士·强森(这一看就是从港台传来的译名,实际上此人一般被翻译为詹姆斯·约翰斯顿,译者误把James Johnston看成了Johnsons,实际上这是一个苏格兰移民姓氏)。詹姆士是一位忠诚的天主教徒,在得知原委后,他带着他的太太一起到贝尔家过夜,盘算一探毕竟。夜晚他和他太太在闹鬼最凶的房间睡到一半时,身上的被子一直被抽走;詹姆士再也忍不住了,坐在床上拿出圣经大吼:“以上帝之名,告知我你是谁,你想做什么。”在他的大吼后,四周的空气似乎停了下来,而当晚也安静了下来。谁知道,接下来产生的事更恐怖。​​在詹姆士分开后的第二天晚上,房子传出有人用消沉的声音哼着歌,甚至有时发出两人的对话声,在读着不著名宗教的教词。由于声音太过显明,贝尔一家人时常在半夜被吵起来。前来访问贝尔家的震教徒们被贝尔女巫放出的狗吓跑了。震教徒(Shakers)属于基督再现信徒结合会,是新教的一支,他们的夸奖诗、灵歌、舞蹈等祈祷音乐非常有名。但是现已灭亡。贝尔一家闹鬼事件也随着城里的人口耳相传,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其中也包含安德鲁·杰克逊将军(美国第七任总统)。1812年英美战斗中的安德鲁·杰克逊杰克逊将军最著名的一役是新奥尔良战斗,在这里他抵御了英军的进攻。在1819年,杰克逊将军听到贝尔女巫一事后自然不肯信任,径直前往贝尔家的大宅子里去降妖除魔。他集结了一些当年诞生入逝世的弟兄,带着一群战马浩浩荡荡地去了贝尔家。然而当战马拉着马车到农场邻近时,却突然停了下来,曾纵横沙场的战马不肯前进,杰克逊将军大喊:“永恒的性命啊,弟兄们,那就是贝尔女巫啊!”他说完后,突然有个女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以消沉可怕的音调说:“进来吧,我们晚上见。”在这可怕的声音说完后,战马突然又拉起车来,带着所有人一并进到了贝尔的农庄。晚上杰克逊将军与贝尔坐在大厅的火炉旁,一面喝着酒,一面聊天;杰克逊将军不断地提到他跟印地安人作战时的好汉业绩,还有在新奥尔良战斗时,面对英军的激烈攻击时的坚强抵御。事实上他是借着这些话题,来替弟兄们和贝尔一家壮胆,但谁也不知道,贝尔女巫带给他们的不只是可怕的感到…​杰克逊将军带来的这群人里,有一个自称为驯巫者的人,意即他能够抗衡女巫。这位驯巫者拿出一把手枪,里面装着银色的子弹,他说这些子弹可以消灭所有的恶灵。他们进到约翰的房子后,没有任何事产生,这位驯巫者得意地跟大家说,因为女巫害怕他的子弹,所以不敢现身。但当他说完后就马上惨叫了起来。他哀号着说他的身材被无形的力气拉扯和激烈地追打,他觉得非常苦楚,似乎身材就要被撕开一样。接着这位驯巫者似乎被人强行拉着走一般,一直被拉到门外,众人都不敢上前帮他。最后他被拉到了原野上,人们听到非常惨烈的叫声,他全部人也消散在原野中。即使是勇敢的杰克逊将军跟他的弟兄们见到这样的可怕情形,也无不觉得惧怕。不过杰克逊还是镇定地要住在贝尔的房子里,他的弟兄们则在门外的草地上搭帐蓬。这些军人不断地哀求着杰克逊将军,盼望他能够快点分开这里,杰克逊将军后来也经不住多人苦苦哀求,于是趁夜晚带着大家搬到了城镇里休息,没有半个人想要待在约翰的家。日后杰克逊成为总统后曾有句名言:“我宁可对付一整支英国舰队,也不愿意在贝尔家哪怕只呆一晚。”杰克逊总统后来还专门组织了一个调查组旧地重游,意图找出贝尔女巫杀人事件本相,而这个调查组的报告后来也结集出版,但是对贝尔家的灵异事件还是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来自肯塔基州的驱魔师迈兹先生打算驱赶“贝尔女巫”,成果还没到贝尔家就被吓走了过了数年,约翰的女儿,贝茜爱上了一个名叫约书亚·加德纳的年青男子。这名男子住在她家邻近,深得约翰的爱好,所以两人很快就订婚了。虽然所有人都祝福他们,但是这时有个声音一直在贝茜的耳朵边彷徨:“你不能够跟约书亚结婚、你不能够跟约书亚结婚,我咒骂你们。“约书亚·加德纳(1800-1887),后来曾担负处所法官,1840年后在田纳西州的韦克利县发达,成为一个拥有1800英亩土地的大地主。他的弟弟约翰曾经担负过州议员,后来他们兄弟俩居住的处所也被命名为加德纳维尔(Gardnersville)。贝茜自与约书亚订婚后,他们每天都被可怕的声音缭绕着,假如他们接近河边或河边的洞穴旁,他们就会觉得非常不舒畅。终于,约书亚受不了贝尔女巫的纠缠,他于1821年跟贝茜断绝婚姻关系。奇异的是,当俩人解除婚约后,这些事再也没有产生过。这张配图实际上是一个叫做威廉·波特(William Porter )的农民用花言巧语说服“贝尔女巫”和他一起躺在床上睡觉,他趁机用被子把贝尔女巫给包裹了起来打算将其丢进炉火中烧掉。但是被子突然变得非常重,使得他不得不废弃了这个念头。 ——虽然国内常常引用这张图,但是目前还没见到人讲解过,暂且附在这里然而,贝尔女巫似乎跟约翰有深仇大恨一般,虽不想要致约翰于逝世地,但不断地折磨他。在贝茜事件过后不久,约翰的喉咙被无形的力气给掐住,几乎无法吞下任何食物,他的身材也越来越衰弱了。在1820年秋天,他终于倒下了。他躺在床上,不断地听到一个女人的以惨烈的叫声,叫着他的名字,而他的身材也不断地被无形的力气重击着。1820年12月,约翰突然在病床上陷入重度昏迷,过没几天就逝世了。然而,令人不可懂得的是,他的床旁边有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绿色液体。他的儿子把液体滴几滴喂小猫,小猫马上就逝世亡;于是他儿子猜忌,有人对约翰下​​毒,让他致逝世。就在他想这件事时,有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耳边说:“是我下的毒,我让约翰摆脱了。“他听到后,马上吓得把瓶子丢到火炉里,赶紧环顾着四周,但却却没见到半个人影,这声音不知从哪儿来。此时,火炉呈现蓝色的火焰,并且四周又再响起女人在哼歌的声音。约翰·贝尔的逝世贝尔一家人替约翰的举行隆重的丧礼,可说是本地有史以来最大的丧礼。当牧师在念祷词时,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从约翰的棺木传了出来:“我会一直在这边替约翰唱着恶灵仪式的曲子,直到你们每一个人分开为止。“接着众人听到一个女人,以消沉的声音在哼着歌。每个人无不觉得惧怕,纷纭逃离现场,甚至约翰的孩子们都不敢待在现场,只留下约翰孤伶伶的棺木。约翰逝世后,事情尚未停止。贝尔女巫在约翰的妻子露西睡着时,在她耳边以细​​微的高频声说:“我会在第7年后回来找你们。”1828年,贝尔女巫真的回来找约翰的家人了,这次是他的儿子,但贝尔女巫并未损害他,只是在他耳边一直以消沉可怕的声音对他讲话。就这样过了三周,贝尔女巫对他说:“我会在107年后回来找你们。”1935年,贝尔女巫又回来找寻约翰的后人,查尔斯·贝利·贝尔博士。查尔斯博士将此事写成一篇小说,但并未大批发行,只发行一版就停印了,详情则无人知道。查尔斯博士逝世于1945年。贝尔女巫到底是谁?其实后来约翰.贝尔发明所有现象的源头都指向了自己的邻居,一个被公认的女巫:凯特·巴兹,自己曾和这个女人因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而交恶。 ”因为与约翰.贝尔产生财务纠纷,故在逝世前发下毒誓:做鬼也不放过你。而贝尔家的怪事,也就在凯特.贝兹逝世后开端。凯特用逝世亡咒骂了约翰和他的家庭。事实上,约翰的健康状态在恶灵侵扰后的四年中的确每况愈下,最终不幸辞世。虽然约翰.贝尔期间也曾向法庭起诉,但美国事个法制国度,凡事必需走法律路线,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巴兹施法加害过贝尔家。四年以后,健康状态每况愈下的约翰.贝尔辞世,法庭将这桩案件裁定为”冤鬼索命致人逝世亡”,这便是美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贝尔女巫事件。美国事一个判例法国度,法庭做出的认定自然具有威望效率,而这也是唯一一桩美国官方承认的超自然灵异事件。

背景:约翰·贝尔一家

约翰·贝尔(John Bell)1750年诞生于北卡罗来纳州哈利法克斯县,是威廉·贝尔和安·琼斯的儿子。 1782年,约翰·贝尔娶了露西·威廉姆斯(Lucy Williams,1770?-1837),后者是北卡罗来纳州埃德科姆县的富农约翰·威廉姆斯的女儿,依据一些说法显示她嫁给约翰的时候只有12岁。约翰·贝尔在北卡莱罗纳州期间,积聚下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和普遍的人脉。

如同网络常见的文章里所说的那样,约翰·贝尔在1804年搬到了田纳西州的红河一带(现在这个处所属于亚当斯市),购置下了1000英亩的土地并且开了一家农场,和当时大多数美国南方农场主一样,他也蓄养黑奴。

约翰·贝尔在1810年在自家农场里修的小屋,是与该事件有关的仅存的一栋建筑。

事实上,贝尔夫妇共有九个子女,分辨名叫杰西(Jesse,1790-1843)、小约翰(John Junior,1793-1862)、德鲁里(Drewry,1796-1865)、本杰明(Benjamin)、埃斯特(Esther,1800-1859)、扎多克(Zadok,1803-1826)、伊丽莎白(Elizabeth,即贝茜,1806-1888)、理查德·威廉姆斯(Richard Williams,1811-1857)和乔·埃格伯特(Joel Egbert,1813-1890),除了本杰明早夭之外其他八人都长大成人,并且多数都成为大农场主。

但是,和“贝尔女巫”关系比拟大的只有三个常年在父母身边的、搬到田纳西州后诞生的小孩,因此在我国网络上常见的文章中只能见到姐弟三人,剩下的五个已经成年或者故事产生后不久便成年独立生涯的孩子都被残暴地疏忽掉了。比如说在栏杆上看到怪鸟并且开枪的是三儿子德鲁里·贝尔而不是老爹约翰,但是国内版本里德鲁里并没有出场。

最有关系的贝茜·贝尔,她后来在1824年嫁给了她以前的小学老师理查德·鲍威尔(Richard Powell,1796年生),定居于邻近的雪松山(Cedar Hill)社区,两人育有八个孩子,只有四个活到成年。

理查德·鲍威尔先生在当地深受爱戴,他后来辞去了小学校长的职务开端从政,曾经担负过罗伯逊县警长,作为罗伯逊县的代表担负田纳西州众议院议员,还做过田纳西州民兵上尉。他和约书亚·加德纳的关系也不错,两人都在当地做过法官。然而1837年的脑卒中使得他损失了工作才能,后来做生意血本无归更是雪上加霜,最终于1848年在烦恼中逝世。

理查德·鲍威尔(1796-1848)

因为理查德·鲍威尔的不幸,贝茜·贝尔深受打击,所以她在沮丧中吃得很胖。总体来说,当地人以为她是一个机灵且有淑女风范的胖大妈。贝茜在1874年因为健康问题搬到了密西西比州的女儿那里住,后来在1888年7月11日逝世,享年82岁。

英格拉姆与《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

事实上,以上这段对于约翰·贝尔与女巫之间产生不高兴的事情的描写,绝大多数部分出自于1894年出版的一本叫做《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An Authenticated History of the Famous Bell Witch)的书籍,这本书的副题目很冗长:

“19世纪的奇事,以及公元后无法说明的现象。这个神秘的会说话的恶鬼在田纳西州罗伯逊县的西端吓坏了约翰·贝尔并且折磨他至逝世。以及贝西·贝尔的情人与缭绕在旁的斯芬克斯的故事。”(The Wonder of the 19th Century, and Unexplained Phenomenon of the Christian Era. The Mysterious Talking Goblin that Terrorized the West End of Robertson County, Tennessee, Tormenting John Bell to His Death. The Story of Betsy Bell, Her Lover and the Haunting Sphinx.)

作者为马丁·范·布伦·英格拉姆(Martin Van Buren Ingram,1832.6.20-1909.10)。

这位老兄生于肯塔基州的格斯里(Guthrie),17岁时接手并开端经营自家的农场。南北战斗爆发后,英格拉姆参加了属于南军的霍金斯纳什维尔营参战,随后在1862年的夏洛战斗中受了伤,虽然保住了生命,却因伤残而不得不退伍。

虽然此前并没有任何从事文字工作的经验,但是英格拉姆在1866年4月创刊了一份名为《罗伯逊记载报》(Robertson Register)的报纸,1868年10月,他将报纸的发行地移到了田纳西州的克拉克斯维尔,1869年2月他创刊了另一份名为《克拉克斯维尔烟叶报》(Clarksville Tobacco Leaf)的报刊,本人既是老板,也是主编。1889年俄国流感篡夺了全世界范畴内上百万人的性命,英格拉姆也在1890年1月不幸中招,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健康,并且兼任另一份《克拉克斯维尔记事报》( Clarksville Chronicle)的编纂职务。不久之后,《克拉克斯维尔烟叶报》与《克拉克斯维尔记事报》合刊,成为一份名为《克拉克斯维尔烟叶记事报》(Clarksville Leaf Chronicle,简称《烟草记事报》)的新报刊。英格拉姆持续担负主编。

1892年7月13日《烟叶记事报》刊登了一份英格拉姆与约翰·艾伦·冈恩(John Allen Gunn)一起前往亚当斯站(Adams Station)和雪松山取材的报告。他们在报告中阐明了此次取材是“为了查明七十五年前历史性的、最为扣人心弦的一起事件”。

他们采访了85岁的马哈拉·达登(Mahala Byrns Darden),后者回想起了独立战斗中声援美国的法国将领——拉法耶特侯爵在1825年访问克拉克斯维尔的阅历。

马哈拉·达登(Mahala Byrns Darden,1808-1892)

而在7月19日的报纸上,则记载了两人对参与过“贝尔女巫事件”的詹姆斯·约翰斯顿的孙女南希·艾尔斯(Nancy Ayers)的采访。在停止了旅行之后,英格拉姆在当月辞去了《烟叶记事报》的主编职务。他在1893年10月开端于《提高民主报》(Progress-Democrat)持续担负编纂。

在该报社就职期间,英格拉姆开端着手编写《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在次年2月,英格拉姆辞去了在《提高民主报》的工作,专心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在3月底,他发布将由克拉克斯维尔的出版商提比斯(W. P. Titus)出版这部作品。

然而,依据《烟叶记事报》的报道,提比斯说在五月初遇到了“贝尔女巫的袭击”,贝尔女巫一边暴躁的唱着歌,一边狂笑,有时又低吟浅唱或者拍手或者拍打屋顶,这些诡异的现象导致印刷工们都跑光了。最后这本书于7月出版,霍普金斯的一家报纸还为这本书写了书评。

《烟叶记事报》在1894年5月9日报道的“提比斯信任贝尔女巫真实存在”

英格拉姆在书的最开头处刊登了一封来自约翰·贝尔的孙子——家住肯塔基州阿德尔维尔的州众议员詹姆斯·艾伦·贝尔(James Allen Bell)的信。

詹姆斯·艾伦·贝尔说他的父亲理查德在临终前嘱托他的伯父小约翰·贝尔:在约翰·贝尔的子女全体逝世前,不能公开任何和贝尔女巫有关的信息。

理查德·贝尔的墓

1890年约翰·贝尔的小儿子,也就是詹姆斯的叔叔——乔·贝尔逝世了,享年76岁。因此詹姆斯·贝尔愿意将尘封了75年的历史记载交给英格拉姆。

在这封信中,詹姆斯·艾伦·贝尔说他父亲理查德的这本日记写于1846年。理查德·贝尔第一次看到“贝尔女巫”,大概是6岁到10岁,在1828年 “贝尔女巫”再度还魂时,他17岁。英格拉姆将理查德的日记的部分收拾在他的《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一书的第八章《我家的麻烦事》(Our Family Trouble)中。

不过,让一位已经35岁的人回想起自己6岁时产生的阅历的每一个细节,难度无疑是非常大的。并且,亲身阅历过该事件的所有人全都已经逝世了。这种情形是正儿八经的逝世无对证。并且,依据美国的调查者对贝尔家族的后人进行的讯问,贝尔家族的后人表现英格拉姆此后并没有归还理查德日记原件,他们也没有保存过副本。而理查德的日记的底本也并没有被英格拉姆保留下来。那么,一本没有其他人看到过和论述过的“一手资料”,被英格拉姆本人自己依据情节的需求进一步加工和捏造的概率就变得更大了。

英格拉姆虽然在逝世后被《烟叶记事报》的朋友在讣告中评价为一个“正派而热衷于社会事业的人”,不过想想这家报纸和英格拉姆的关系,他说得话到底准不准就要打个问号了。

事实上,英格拉姆在《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一书中的确捏造了一些证据。比如他说在1849年,曾经有人将30年前记载的贝尔女巫事件的手稿刊登在《星期六晚邮报》上,但是由于贝茜·贝尔(由于此前已经嫁给了理查德·鲍威尔,此时已寡居,所以一般称之为伊丽莎白·鲍威尔夫人)的反对,表现如果不报歉的话将会起诉这家报纸,因此《星期六晚邮报》只好刊登了报歉声明并且表现之前的报道都不属实。

1849年的《星期六晚邮报》并没有保留下来,而研讨员杰克·库克(Jack Cook)曾经专程去翻阅了1849年前后几年保存下来的《星期六晚邮报》,但是并没有任何关于贝尔女巫的信息。事实上,在1894年《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出版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质疑英格拉姆到底从哪里看到的这条消息——因为他们也没有找到1849年的《星期六晚邮报》上有相干的记录。

在贝尔女巫事件产生时已经诞生且当时还健在的人中,英格拉姆曾经在1892年的取材进程中采访过1806年诞生的伊比·冈恩(Ibby Gunn)与1807年生的马哈拉·达登两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并且在出书的时候引用过她们的证言。

伊比·冈恩说了她的姐夫迪恩(Dean)的一些阅历:迪恩是贝尔家族的黑奴,据说贝尔女巫非常不爱好迪恩等黑奴,于是变成一条大黑狗来追逐他,迪恩携带着妻子用头发制造的女巫球试图驱赶黑狗,并且挥起斧头向黑狗的头砍去——成果黑狗的头居然决裂成了两个。他的举措惹火了贝尔女巫,于是贝尔女巫将其一度变成了骡子的模样,然后贝尔女巫又幻化为一只大兔子的形象,一边骂着要让他“早饭在地狱里吃”,一边锯开了他的脑袋。

迪恩最后没有逝世,但是脑袋上留下了一个宏大的伤疤——但是其他人则说迪安只是在吹牛,这个伤疤其实是贝尔把他借给其他的种植园主做农活的时候,被后者打得。贝尔先生对于那个种植园主的残暴觉得震惊,并且将其告上了法庭。

迪恩被“贝尔女巫”变成了骡子

马哈拉·达登则较为详细地讲述了她的家人和一些朋友遇到贝尔女巫的阅历,马哈拉·达登说她本人非常惧怕贝尔女巫会去她的家。并且说在约翰·贝尔的葬礼上,女巫的鬼魂唱起“给我一杯白兰地,哦!”的事情。

不过,两位老太太也都没有亲眼见到过贝尔女巫,她们的阅历似乎也是从亲人与朋友那里听说来的。而且,由于年代久远,她们是像我之前研讨的“阿根廷轿车时空事件”里的导演那样,把故事当成了事实,也不可而知。

此外,在文章最后提到的“贝尔女巫”生前是被约翰·贝尔杀戮的故事实际上也是来自于密西西比州帕诺拉县的独立的口述,被采访的其他的人实际上并不知道倒霉的约翰·贝尔到底是如何惹上了这么一个幽灵,他们一般以为是一个逝世人的遗骸四散在各处,其中一颗牙齿落在贝尔家的房子下,所以发生怨念,转而记恨贝尔一家。另一种说法则说“贝尔女巫”自称超自然的精力体而不是人类,她已经在人类呈现前便存在了几百万年。

另一方面,被以为是“女巫制作者”的玛丽·凯瑟琳·“凯特”·巴兹(Mary Catherine“ Kate” Batts)并没有被约翰·贝尔杀戮。凯特是弗雷德里克·巴兹(Frederick Batts)的妻子,居住在贝尔一家的邻近,逝世于1847年,比约翰·贝尔活得久得多。

凯特·巴兹说话用词欠当,举止怪僻,搞得当地许多人以为她在练习黑魔法。传说中,因为弗雷德里克·巴兹的弟弟本杰明和约翰·贝尔在买卖黑奴的问题上有争执,凯特号召了贝尔女巫为她的小叔子找回场子。但是,这种说法实际上发生于《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出版之后的20世纪初,不见于英格拉姆的原著。正是因为有这种说法,才有了约翰·贝尔控诉凯特·巴兹,却被“法治社会的美国”以理由不足为由给驳回的后续故事了创作空间。

凯特·巴兹与她的黑奴们

风评被害的安德鲁·杰克逊

安德鲁·杰克逊官方画像

“贝尔女巫”被许多自媒体称之为“唯一一个被美国官方承认的灵异事件”,很大必定水平就是因为故事中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曾经闪亮登场,然后受到“贝尔女巫”的戏弄。

然而,须要澄清的是,这部分内容最早见于《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一书的第十一章,这一章由克拉克斯维尔的律师托马斯·扬西(Thomas L. Yancey)于1894年1月写给英格拉姆的一封信构成。

扬西在信中写道,他的外公惠特梅尔·福特(Whitmel Fort)是“贝尔女巫事件”的见证者,并且向他讲述了安德鲁·杰克逊与“贝尔女巫”之间产生的事情。扬西感到这件事情很有趣,便将故事记了下来。

在托马斯·扬西的信件中,并没提及到安德鲁·杰克逊将军是什么年份访问的贝尔的家,中文网络中的“1819年”,只是后来美国人为了便利故事的浏览而编造出来的。

事实上,他被拉到这个故事里的重要原因可能是约翰·贝尔的三个年长的儿子:杰西、小约翰、德鲁里曾经作为田纳西州的民兵跟着杰克逊在新奥尔良战斗里打过英国人,仅此而已。安德鲁·杰克逊和他手下的大头兵三兄弟并没有交情。

小约翰·贝尔

若是在美国,可以买得到多种安德鲁·杰克逊的个人传记和年表,然而,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他在英美战斗后到担负总统之间的一段时光中,他曾经路过田纳西州罗伯逊县,并且自动与贝尔一家发生过交集。

如果有人问:万一是安德鲁·杰克逊故意隐去了这段糟糕的阅历呢?

然而,即便是杰克逊闭口不谈,也自然有人会帮他“想起来”。

杰克逊在1824年和1828年曾经两次参与美国总统的选举。他在1824年的选举中,便因为在英美战斗中带领民兵在新奥尔良大破英军的英勇表示深得人心,取得了最高票,但是因为未满选举人票总数的一半而没有当选。在众议院重新投票时,杰克逊因为退出的候选人亨利·克莱极度厌恶他的民粹主义,所以将选票都交给了第二位的约翰·昆西·亚当斯而惜败。

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1767年7月11日-1848年2月23日),美国第六任总统。第二总统、开国元勋约翰·亚当斯之子。人道主义、废奴主义者、精英主义者。在担负国务卿期间构建了“门罗主义”的框架。

在1828年的投票中,因为之前的一次惜败,安德鲁·杰克逊奇妙的宣扬自己遭到了黑幕,使得人们感到国度好汉遭到了不公待遇而人气空前的高涨。

亚当斯的支撑者骂杰克逊为“驴蛋”(Jackass),杰克逊倒是不太在乎,甚至还把驴当成了自己新创立的民主党的标记——这也是后来驴代表民主党的最初出处。而共和党的大象标记则是要到四十多年后才呈现。

在1791年,杰克逊的夫人蕾切尔和杰克逊结婚时,蕾切尔的前夫骗他们自己已经办了离婚手续,实际上却没有。因此杰克逊和夫人结婚时,蕾切尔在法律上还是别人的妻子。虽然杰克逊得知本相后重新登记结婚,但是这件事被政敌当做把柄,说他霸占了别人的妻子。

蕾切尔(Rachel Donelson,1767-1828)

因为这件事,杰克逊和田纳西州州长差点进行过决斗,后来还真的打逝世了一个耍酒疯拿杰克逊的妻子开玩笑的人。

对此,约翰·亚当斯的支撑者们拿杰克逊的婚姻做文章,而杰克逊的支撑者也毫不示弱地拿亚当斯夫妇做文章——当然亚当斯平庸无奇且枯燥的婚姻并没有什么料可以挖,杰克逊那边却有很多的料可以夸张后用来假造故事并进行人身攻击——最后,杰克逊夫人被这些不着边际的中伤而气得病情加重逝世了。

然而, 在1824年到1828年这一段时光内,杰克逊的竞争对手的团队们居然没有发掘出这么一个情节丰盛的展现“英勇无畏的将军”自豪骄傲,被“小小鬼魂”戏弄的狼狈不堪的事例。可以看得出这个故事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知。

这个故事可能只是惠特梅尔·福特或者其他人吹捧自己遇到过“贝尔女巫”的人编造出来的,传播范畴最初仅限于几个家庭之中。安德鲁·杰克逊在国内名气比拟低,但是放在美国就家喻户晓了——后来20美元上印刷着的就是杰克逊。而且杰克逊又是田纳西州人。拿这么一个在田纳西州人都熟习的人物作为故事中的主角,就像是我国各地美食稍微精巧点的就是“乾隆下江南微服私访吃了很愉快”,没那么精巧的就是“老佛爷流亡西安的途中吃了很愉快”,事实上都经不起斟酌。

因此,直到托马斯·扬西的信被公开,因为名人效应而和“贝尔女巫事件”相辅相成,最后“杰克逊与贝尔女巫”才成为了故事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那么,总体上来看,这个故事最初毕竟是怎样的呢?

最初的来源——1856年的文章

波士顿的《新英格兰农民报》(New England Farmer)和佛蒙特州的《绿山自由人报》(Green Mountain Freeman )于1856年1月26日和2月7日分辨发表了一篇有关贝尔女巫传说的文章,这两份文章自称转载于《星期六晚邮报》——但是依据之前的调查《星期六晚邮报》似乎并没有这些内容。

1856年1月26日《新英格兰农民报》(New England Farmer)上的对贝尔女巫进行描述的文章——《田纳西幽灵》,最后注明出处是《星球六晚邮报》。

事实上,很可能是《新英格兰农民报》的编纂自己从不明的道路得知了这个故事,然后《绿山自由人报》将错就错的在盗用前者的文章时,也把出处给盗用了过来。这个版本将“贝尔女巫”称之为“贝尔幽灵”或者“田纳西幽灵”。

《新英格兰农民报》所描写的“贝尔女巫”的故事中,登场的角色只有三个:约翰·贝尔,贝茜·贝尔和约书亚·加德纳。这个版本的内容是:

大概在三十多年前或者更久,在熄灯之后,约翰·贝尔先生的家中总会四面八方地传来讨论的声音,这种奇异的现象很快引起了周围的人的注视。这个故事的作者自称和约书亚·加德纳很熟习,因此得知,当这个“幽灵”被问到多久之后才会消散时,“幽灵”答复说:“直到约书亚·加德纳和贝茜·贝尔结婚后。”记者指出,这是因为贝茜·贝尔爱上了约书亚·加德纳,所以特意去学了“腹语术”,故意装神弄鬼来说服约书亚·加德纳和她结婚。然而,约书亚·加德纳并没有答应“幽灵”的恳求,两人没有结成婚。因此“幽灵”也消散了。

嗯……这么看来最初的版本和来自英格拉姆的《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的现行版本完整相反,在最初人们眼中的“贝尔女巫”还是位“月老”,在撮合约书亚·加德纳和贝茜·贝尔,而不是未来版本中棒打鸳鸯的带恶人。并且,作者信任“贝尔女巫”是贝茜自己用腹语术假造出来的,而不是真实存在的幽灵。

这也难怪英格拉姆后来说贝茜·贝尔指控《星期六晚邮报》撤销新闻。很显明,最初的版本只是将这件事形容成一场闹剧,而闹剧的导演正是未来的“受害人”贝茜·贝尔。

英格拉姆可能只是浏览过《新英格兰农民报》或者《绿山自由人报》,然后翻遍报纸堆也没有找到《星期六晚邮报》上有这条消息。于是假造出了贝茜·贝尔指控《星期六晚邮报》撤销新闻的情形而掩饰找不到故事的最早出处的事实。

此外,后来有一些学者猜测,贝茜·贝尔虽然被评价为一个机灵的女子,但是帮忙搞出“贝尔女巫事件”的可能是她的小学老师以及未来的丈夫——理查德·鲍威尔。

贝茜·贝尔在小学毕业几年后长成了一个婷婷玉立、金发碧眼的美少女,理查德·鲍威尔在再度遇到贝茜·贝尔的时候,对她多少有了些好感,不过此时他已经有了妻子,却也没有声张。只是后来时不时来串门——约翰·贝尔岁数较小的几个孩子都是鲍威尔的学生,鲍威尔和贝茜·贝尔也重新拾起了旧日的情义。

不过,贝茜·贝尔当时爱好的人是约书亚·加德纳,或许只是把老师当做男闺蜜。而理查德·鲍威尔在密码学和数学上都颇有成就,并且虽然他经常去贝尔家串门,但是很可疑的是,他和“贝尔女巫”从来没有同时呈现过。因此有人以为或许是理查德·鲍威尔在背后为学生支招,甚至是故意捣乱损坏了这段婚姻。在1821年春天,贝茜·贝尔在老父亲逝世和撤消了与约书亚的婚约的双重打击下,意志低沉,此时理查德·鲍威尔的妻子也已经逝世,鲍威尔时不时对她进行劝导、找机遇靠近贝茜,使得两人的关系很快变得越发亲密。最终在1824年两人喜结连理。

1868年的《巫术与谋杀》

此后,在1868年9月,《信使日报》(The Courier-Journal)则刊登了一篇主题目名为《巫术与谋杀》(Witchcraft and Murder)的文章。

《Witchcraft and Murder: Hobgoblins and Old Gray Horses the Incentive to Crime》

这篇文章中称汤姆·克林纳德(Tom Clinard)和迪克·伯吉斯(Dick Burgess)因谋杀史密斯先生而被捕。遇害人史密斯先生是名雇农,当时正在亚当斯站邻近的农场里砍柴,而两名嫌疑人则是他的同事。史密斯自称自己懂巫术并且对克林纳德和伯吉斯应用了催眠术。这导致三人发生了纠纷,克林纳德和伯吉斯一怒之下打逝世了逞能的史密斯。

最后,州陪审团判决两名嫌疑人无罪释放。

英格拉姆后来采访了住在田纳西州克拉克斯维尔的露辛达·罗尔斯(Lucinda E. Rawls)女士,她的父母都是贝茜·贝尔的好友。罗尔斯说,在自己的人生中处处可以见到贝尔女巫的元素:

“贝尔女巫是一切不合常理的事件的替罪羊。”罗尔斯这样总结道。

她还说,比如之前某个男人因为声称应用了巫术而被另外两人谋杀,就被以为是借用了贝尔女巫的力气。

英格拉姆在写书时,过错地把这件事当成了产生在1875年或者1876年,并且将这件事归结到与贝尔女巫有关。

田纳西州斯普林菲尔德的“鬼屋”顺带的新闻

此后,在1880年4月24日,一篇关于田纳西州斯普林菲尔德的“鬼屋”的文章发表在《每日美国人报》( The Daily American)上,在那栋属于约翰·W·努科尔斯(John W. Nuckolls)医生的鬼屋里,每晚可以听到地板下发出莫名的敲击声。

这个敲击声连续了四个晚上,每天都是从晚上22:30开端,到第二天清晨4:00停止。当时在家里的10-12个人都在尽力寻找声音的起源,但是没有胜利。

在1880年4月26日的一份后续报道中记者报告说,有数百人来到鬼屋,并试图目睹这一现象,尽管房重要求他们分开,但是许多人还是选择在外面露营。

1880年4月28日星期三晚上,据报道,这一户家人已经分开家去外面过夜,在鬼屋外50码处的一小群调查人员自称听到了敲击声。[1]

在事件产生期间,记者趁机提到了贝尔女巫的传说:

事实上,斯普林菲尔德和附近地域的几百个聪慧人对这个噪音非常高兴,以至于夜以继日地去听它……大约在三十年前,罗伯逊县产生了一次相似于这次事件的事情,名为“贝尔女巫”。人们从全国各地,甚至从纽约那么远的处所来到罗伯逊县见证女巫。1880年4月26日的后续报道

然而,“贝尔女巫”事实上产生在60年前,这位记者说产生在30年前,很显明是有问题的。很可能是他为了更加活泼地报道消息,而翻阅了一些更早的报纸,比如19世纪50年代的,导致沿用了过错的信息。

1919年,《文字学研讨》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北卡罗来纳州巫术的研讨报告,作者是民俗学家汤姆·佩特·克罗斯。克罗斯引用了《纳什维尔横幅报》(Nashville Banner )上的一篇专栏文章,其中提到该报在19世纪80年代派了一名名叫约翰·C·库克(John C. Cooke)记者到罗伯逊县调查有关贝尔女巫现象是否有可能再度呈现,或许与该事件有关。

1880年纳什维尔百年事念博览会的扩写版本

1880年,为了纳什维尔创市百年事念博览会,有人写了一本《罗伯逊县简报》(sketch of Robertson County),其中有几页记述了贝尔女巫的情形。这本书于1900年由田纳西历史学会出版,作者不详。

这位不著名的作者先鸣谢了当地供给素材的一群人,然后将这次动乱事件的源头断定为一个在此之前被摈弃在“河滩邻近的一个土丘里”的骷髅头。然而,作者说这个骷髅头被安葬后并没有使得贝尔一家得到安生。

这个女巫会说几种语言,并且会将“狗”放在没有防范的受害者的身上。作者说除了传说中的凯特·巴兹之外,实际上还有其他六个幽灵,其中(兔头)黑狗是这帮幽灵的扛把子。

这个黑狗的情节还有凯特的名字都在后来被英格拉姆化用在了自己的书里。事实上,在故事中骚灵一般不会冤有头债有主,甭管你是多好的大善人,它们仍旧会去骚扰。

此外,《罗伯逊县简报》的这位想象力丰盛的作者还为我们贡献了“贝尔女巫”毒害贝尔的情节,不过和我们看到的英格拉姆改编过后的情节不太一样。贝尔女巫虽然嘴上骂着要毒逝世贝尔先生,实际上并没有明白地描述:

有一次,人们在烟囱的烟道里发明了一小瓶毒药,乔治·B·霍普森医生(Dr. George B. Hopson )把毒药拿下来,给猫喂了一滴,成果那只猫在7秒钟内就逝世了。女巫声称把毒药放在那里是为了杀逝世贝尔先生。当被问到她将如何投毒时,女巫说要把毒药倒进饭锅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贝尔先生在本次事件产生前身材状态良好,但他在发明小瓶后X(作者居然没写数字)天内逝世亡。贝尔先生在逝世亡时处于昏迷状况。从那时起,人们很少去访问这所房子,但是女巫仍时不时地会被人见到或者听到。

另一方面,英格拉姆笔下的情节则是女巫已经动了手,霍普森医生等都是事后诸葛亮,而贝尔先生在毒药发明后第二天就逝世了。

究竟,本来的情节实在是有点弱智,都把人快给折腾逝世了,为什么不像前面提到的1880年遇到“闹鬼”的努科尔斯一家一样搬走,或者在其他处所做饭给贝尔先生吃呢?还有女巫为什么要把毒药藏在烟囱里,还让人家给发明了……

虽然不明白英格拉姆在哪里看到了看到这个故事,但是这么傻的情节自然被英格拉姆给润饰并且加以了改编。

1886年《田纳西州史》版本

古德斯皮德兄弟(Goodspeed Brothers)在1886年编写了《田纳西州史》(History of Tennessee),记载了一个简短的关于“贝尔女巫”的风闻,并且断定这个灵魂是女性,并表现该地域的人在当时对这个现象很有兴致:

大约在1804年,住在现在的亚当斯站邻近的约翰·贝尔的家里产生了一个引人注视的事件,引起了人们普遍的兴致。人们兴趣冲冲地从几百英里外来到这里,目睹了被称之为“贝尔女巫”的家伙的种种表示。这个女巫应当是某种有着女人的声音和特质的幽灵,人们肉眼看不见她,但她会与某些人交谈,甚至握手。她的反映很剧烈,似乎是为了故意惹恼贝尔的家人。她会从碗里拿走糖,弄洒牛奶,从床上将被子掀起来,对小孩又拧又打,然后嘲讽受害者。起初她是一个仁慈的幽灵,但她后来的行动与补述的咒骂,阐明事实是相反的。我可以将当时的人和他们的后代所描写的关于这个巧妙生物的表演写成一卷书,因为这些事件既不会被人猜忌,也不会被人做出合理的说明。当然,这只是一个迷信的典例,当时除了极少数人,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迷信,而且这类人至今还没灭绝。

古德斯皮德兄弟很显明对这个事件的真实性抱着否认态度,并且他们也没有提到贝尔先生被女巫害逝世的事情。很显明,1880年的《罗伯逊县简报》里的情节被创作出之后,在英格拉姆的书籍出版前并没有大范围的传播开来。

History of Tennessee from the Earliest Time to the Present,1886

导火索:1890年的“女巫”事件

最后,重新让英格拉姆对这个已经有些过气儿的老故事重新发生兴致的,大概是1890年2月3日刊登在报纸上的,据说是产生在亚当斯站邻近的一场“女巫”事件:

1890年1月27日傍晚时分,霍拉威先生(Mr. Hollaway)正在喂牛,他看见两个不著名的女人骑着马来到他家,在门口下马。当他走回家门口的时候,马和女人都突然消散不见了。霍拉威夫人也报告说她看到院子里的女人。在同一周,罗兰先生(Mr. Rowland)试图把一袋玉米放在马背上运走,成果它掉了下来。他又几次试图把那袋玉米放在马背上,但每次袋子都莫名掉了下来。这时,乔·约翰逊(Joe Johnson)走来。他在罗兰先生上马的时候帮着抓住玉米袋子。成果,这个袋子莫名飘走,落在了20码外的栅栏上。当他们去取回袋子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再也不要碰这个袋子了。”

1890年2月18日发表了一篇后续报道,标题是《一个奇异的女巫:亚当斯站产生的更多穆哈坦作风的故事》(A Weird Witch: More Tales of a Mulhattanish Flavor from Adams Station)。成果几天后这篇文章又改名叫了《更多可疑的故事》(More Tales of a Fishy Flavor)。约瑟夫·穆哈坦(Joseph Mulhattan)是当时有名的倾销员和吹牛专家,《未解之谜》的常客——大卫·兰克先生的失踪案有可能是出自他的手笔。虽然他在当时因为酗酒差不多退出了这些不着边际的故事的写作,但是因为他的故事作风受人爱好,所以很多人便模拟他的故事撰写文章,然后直球营业。

约瑟夫·穆哈坦(Joseph Mulhattan)约翰逊先生去访问朋友,并且讨论最近家中闹鬼的事情时,他们听到了敲门声。当他们开门时,敲门声又从另一扇门后传了出来。他们回屋坐下,家里的狗却开端和看不见的东西格斗起来。两分钟后,门突然自己开了,接着一阵旋风吹过,将炉火吹出,点燃了房间,在他们试图扑火的时候,火突然自己消散了。当天晚上,约翰逊先生骑着马回家,当他试图勒马时,突然觉得有东西跳到他的背上,并且抓住他的肩膀。当他走近自己的家,穿过小树林时,这个看不见东西自己消散了。温特斯先生则报告说,他在打猎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到了一只独特的鸟。回到家后,他打开猎袋,发明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只兔子,后来兔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见了。罗兰先生在外烧荒的时候,他说一个穿着黑色短袖上衣的独眼男人,在晚上9点来探望他。他让罗兰先生跟着他,在一块大石头上发掘。然后这个人就消散了。罗兰先生当晚一直挖到筋疲力尽。第二天早上,他在比尔·伯吉斯和约翰逊的辅助下,发明了一个看起来像是 “底朝天的水壶”的东西,由于他们几个清算土的速度赶不上土流回到坑里的速度,所以最后也没有把那个东西挖出来。在文章的最后,作者说有很多人去亚当斯站看女巫。

虽然“穆哈坦作风的故事”因为直球营销而可以显明看出是瞎编的,但是这未必不会给英格拉姆带来一些灵感,比如说“打鸟”这个情节。并且故事产生的处所便是当年“贝尔女巫”事件所产生的亚当斯站邻近,也许就是因为这系列消息,英格拉姆发生了前往亚当斯站取材的想法。

后续

1903年5月,有人在《辛辛那提探听者报》(The Cincinnati Enquirer)上预言说贝尔女巫可能会在约翰·贝尔搬到田纳西州的100年后再度回归。对此,《斯普林菲尔德先驱报》(The Springfield Herald)上的一篇文章称当地并没有人关怀“贝尔女巫”会不会回归,而且还责备有些报纸剽窃了这些文章,并且阐明这些文章有版权维护,版权目前被英格拉姆转让给了在《丹佛时报》(The Denver Times )工作的儿子托尔伯特。事实也证明,1903年“贝尔女巫”并没有回归。

小约翰·贝尔的孙子、纳什维尔的神经科医生查尔斯·贝利·贝尔(Charles Bailey Bell)于1934年出版了一本书,书名为《贝尔女巫:神秘的灵魂》(The Bell Witch: A Mysterious Spirit)。

《贝尔女巫:神秘的灵魂》(The Bell Witch: A Mysterious Spirit)

和国内所说的人们不知道这本书的内容这种说法截然不同,我们实际上完整可以找到这本书。

查尔斯·贝利·贝尔在书中讲述了他的姑婆贝茜在晚年告知他的故事。其中包含另一个版本的安德鲁·杰克逊来访的故事,以及贝茜小时候和错误玩耍时,一个男孩的脚被卡在贝尔女巫洞(Bell Witch Cave)里,最后被贝尔女巫所救的故事。

贝尔女巫洞的宣扬牌子贝尔女巫洞,位于亚当斯站邻近,是一个长150米的岩溶洞穴。夏秋两季会对外开放。

查尔斯·贝利·贝尔还将他诞生前便已经逝世的爷爷小约翰描写成兄弟姐妹中最受女巫青睐的一个,女巫非但没有捉弄他,还对他拍了不少彩虹屁。此外,这本书详细描写了1828年贝尔女巫为小约翰所作的一系列预言,包含女巫将在107年后,也就是1935年再次归来,最后一次访问贝尔家族的宣言。

显而易见的是,查尔斯·贝利·贝尔的这种跟着人家起哄,我卖我自己还不够,还要卖爷爷的屑作品被现实打脸了。贝尔女巫当然没归来,他这书也自然没怎么卖出去。

查尔斯·贝利·贝尔的墓

总之,因为英格拉姆的作品的影响,当地隔了几十年才呈现一次 “骚灵现象”的时候,人们会翻出老黄历,套在贝尔女巫的头上。当然,这些事件里的贝尔女巫都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和英格拉姆笔下的那个骚话不停的话痨完整不同。

甚至现在故事产生地的亚当斯市,都专门摆了这么一个画着飞天女巫的宣扬牌——虽然“贝尔女巫”压根不是这么一个东西……

41号公路边上田纳西州史学会设置的展板,介绍了“贝尔女巫”事件的缘由

到了1999年,受到贝尔女巫事件的启示,低成本的可怕片《女巫布莱尔》上映后,美国人才重新对贝尔女巫事件起了兴致。2004年《贝尔女巫杀人事件》,2005年《美国怪谈》,2007年《贝尔女巫》,2008年《贝尔女巫传奇》和2013年的《贝尔女巫缭绕》接连上映,估量是为了配合宣扬,片方打出了“美国官方唯一承认的灵异事件”之类的口号。

当然,美国官方自然是懒得搭理这些口号,但这么不着调的故事,却真的让许多人信认为真,然后摸着网线过长城,反过来祸祸我国网民。

《贝尔女巫缭绕》(The Bell Witch Haunting)海报

总结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英格拉姆在汇总这个故事前,这个故事的变更进程。

首先,这个故事可能只是贝茜·贝尔少不更事的时候的一个恶作剧。底本故事的主人公并不是约翰·贝尔而是她的女儿。不过这个辟谣的说法没有取得人们的普遍认可,当地人遇到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时,就会往贝尔女巫的头上套,加受骗地人吹牛说大话等不确实的因素,使得这个故事分出了越来越多的分支。有一些则越传越玄,然后英格拉姆在《有名的贝尔女巫的真实历史》中将这些大话挑挑拣拣,重新梳理起来。但是,到了最后说法也未统一,甚至互相打脸。

如果没有影视的加成,这本书很可能只是止步于一般的民间传说作品集而已。这个故事最初是轻度奇幻的民间传说,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与城市化的进行,这个故事传播的舞台逐步由乡土转化到了城市。虽然说这个故事严厉意义上谈不上多么都市,但是其演变的道路却是与都市传说如出一辙。

贝尔巫婆的故事对于所有超自然现象的研讨者来说是极其主要的,如同我之前提到的“阿根廷轿车时空穿越事件”与“莫农加希拉号捕获海洋巨蟒事件”一样,这些逐步完美的风闻很容易被误认为是真实事件。只能说“贝尔女巫”最初是一个不可证实的民间传说——虽然一些证据表明这个女巫似乎在当地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是仅此而已。这样的传说在小说家的笔下情节逐步完美,最终普及到美国的千家万户,然后随着美国都市传说或者未解之谜的风行,传入我国国内。

贝尔女巫是否真的存在其实并不主要,通过这个事件,我们可以更加容易看到19世纪美国中部地域人群的心理变更。

最后,既然这个故事产生在田纳西州,我们倒不如以一首“梨花体”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作为总结:

毫无疑问

贝尔家的女巫

是全天下

最扯淡的

最后,有兴致的朋友请关注我的专栏或本人,谢谢!

有解之谜zhuanlan.zhihu.com

参考

  • ^这家鬼屋的拥有者约翰·W·努科尔斯(John W. Nuckolls),是当地一位著名的医生。他的夫人劳拉不顾家人反对和他结了婚。当地一个木匠吉尔·沃林(Gill Walling)责备说劳拉将一个带绳子的铁球绑在了裙子底下,所以才产生了这种怪声。这个责备最后也没有得到证实,但这个事件损坏了努科尔斯夫妇的家庭协调。1880年5月,劳拉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孩子一度交给了约翰·W·努科尔斯去带,不过最后还是交还给了劳拉。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不幸的,约翰·W·努科尔斯带着枪上门去找岳父阿萨·霍普金斯(Asa Hopkins),请求见孩子。但是被岳父谢绝了。一怒之下前者差点掏枪打逝世他的岳父,不过被拦了下来。第二天他的小舅子(S. B. Hopkins,好名字)拿着双管火枪上门去找姐夫算账且打逝世了姐夫。最终,小舅子倒是被判除无罪释放。